【约会攻略】老派热闹与美丽,让我们大稻埕拜月老去!Tr

575℃ 689评论

2019 年开年,走访台北大稻埕,虽然近几年这里开了非常多异国餐厅与咖啡厅,但在我心底,大稻埕之所以值得一去再去,并且将之设定为一年之初必访约会地点,反而是因为它「老得丰富」,无论饮食、文化(布街、绣庄与戏院),那些怎幺新潮都取代不了的旧时代韵味,正是大稻埕迷人之处。

一年到头都人声鼎沸的迪化街商圈,随着年节将至,人潮益发拥挤起来。要说全台北最有年味的地方,大概就是这一带了吧。
霞海城隍庙——拜月老,祈求恋情风调雨顺位于大稻埕的霞海城隍庙,占地虽不如台北其他庙宇广阔,却是个香火十分鼎盛的宗教圣地。无论是求平安、求姻缘,一桌满满的供品,都是一个个虔诚的请託。

许多人不知道,位于大稻埕老街内的霞海城隍庙,除了保佑国泰民安外,城隍庙内供奉的月老,更是爱情的守护者。

第一次去霞海城隍庙,是应他的邀约。

还在想牵手又不敢轻举妄动阶段,尚未确立的关係,只能以朋友相处,进退之间充满各种暧昧与不确定。就在那个时候,他说:「要不要去逛大稻埕?」

彼时不知城隍庙还可以拜月老,便这幺傻头傻脑地、半推半就参拜起来,就像是冒牌生,我与他混杂在一对对男女之中,不自觉绑手绑脚地害臊。记得我曾偷看他的侧脸,专注到闭眼的模样,他喃喃自语着什幺,香火嬝绕间,他默默地许了个我不敢多问的愿。

「妳拜好了吗?」他问,丝毫不觉得一对「朋友」一起去拜月老有何诡异之处,无视我的彆扭,直直地问了我:「妳有许愿吗?」

当然没有。我内心大叫,脸上挂着笑。

供奉月老的神桌旁,摆放着一盒喜饼。那是一对新婚夫妻特意拿来「还愿」的供品。我想,关于霞海城隍的月老灵验与否,再没有什幺比一盒喜饼更具说服力。

走出城隍庙,一旁摆有祈求顺心遂意的甜茶,他喝了一杯,我推说不嗜甜而作罢,对方自头至尾带着状况外的笑容,问我明天有没有空逛夜市。当然没有。我二度大叫,却被他说「我的嘴巴一口气可以吃六个迷你小笼包」吸去,从此吸入一个神祕宇宙。这个宇宙的时间轴有点长,从 2011 年开始,中间经历我换工作、他唸研究所;我当编辑、他当兵;我进了杂誌社、他成了工程师。

2017 年,我们约好了一趟旅行。

沖绳的海很蓝,他说,我们结婚吧。

那个笨头笨脑的男孩,与内心尴尬却莫名其妙配合到底的女孩,2018 年找了几个朋友,玩乐似的拍完了婚纱。

大红描金的牡丹花旗袍、深蓝格纹配花衬衫的定製西装。

地点是,霞海城隍庙。

霞海城隍庙的月老到底灵不灵呢?

对他来说,灵验程度满分。

编按:作者所提供之婚纱侧拍大稻埕约会攻略永乐米苔目总是门庭若市的永乐米苔目,排队已成常态,各式小菜过早售罄也早成必然。每次来此,我都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态——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除了可以免费加汤的招牌米苔目必点外,我最喜欢他们的萝蔔。炖得软而不烂,搭配店内的甜辣酱,是很南部的吃法。台南女儿大爱。
迪化街长长一条迪化街,开着各式小店,有新开也有旧铺。农具行的对面卖着比利时啤酒,老式糕饼店隔壁贩售着加了草莓的波士顿派,传统与新潮之间的冲突感,就是我锺爱大稻埕的原因之一。
迪化街开了很多乾货铺。通常很热情、通常可以试吃,那一些腌製得甜甜酸酸的点心,最适合配上一杯台湾茶品嚐。
一整排看过去,各式果乾散发的酸酸甜甜的气息。台湾不愧为水果之国,芒果乾、芭乐乾甚至草莓乾,每一口都是浓缩再三的果香,让人忍不住多吃几口。
在迪化街经营多年的大华行,是间卖竹器、木作的老店。里头贩售各式生活用品,来这里,很难不手滑买点什幺回去。
琳瑯满目的店内一景。每次来大华行都有惊喜,这里从一双十元的筷子到上千元的竹製饭桶均有贩售,商品範围之广,让观光客趋之若鹜。
霞海城隍庙附近有许多小摊车。小小一间行动店家,贩售简单的吃食。比起麵包店,我更喜欢这种小摊贩炸的甜甜圈,比较硬、撒的糖粉颗粒也较粗,是我童年最爱的西点。
老闆在一旁桿着麵皮,一个小摊除了油炸甜甜圈、双胞胎外,也兼卖葱油饼。这幺多吃食散布在大稻埕各处,令我每次来访,都是胀着肚子回家。

本文作者:萧墨

责任编辑:Lion

大稻城隍庙霞海迪化街贩售台北甜甜